不可告人的環境汙染與企業陰謀,酪農業與牛奶(上)

文章最後更新於

喝牛奶主要用來補充鈣質和蛋白質,這是歷史以來給我們最深刻的營養觀念,而人類必須要喝某種動物的分泌物,聽起來像理所當然嗎?

如果你也覺得這很不對勁,那很高興你會願意思考,乳製品的確帶來極大又複雜的議題,包含酪農企業、國家經濟、政治利益、營養學等。比起殺害眷養動物取得肉品,更恐怖的是逼迫乳牛(不論公母)作為我們的生產機器,生產蛋的母雞更不備受重視,有多少人願意知道牠們的一生是怎麼被掌控的?

企業家為了畜牧業開墾了多少樹林,破壞生態平衡不說,畜牧業排放的溫室氣體,跟交通工具和工業排出廢氣幾乎打平這你知曉嗎?

壓榨母牛與畜牧業排放溫室氣體的議題都很重大,所以這次我想分上下兩篇來寫。接下來每個月都會固定出一篇環境主題或企業陰謀相關的文章,畢竟這不是一個城、一個國家的事,我想大家都有必要來了解。

控制雌性動物

在野外,母牛就跟其他哺乳類動物一樣,只有在生小孩前後,才會分泌七至十個月的乳汁。乳汁分泌旺盛期每日最高達二十至三十公升,最終小牛不再依賴乳汁時,母牛分泌會逐漸降到零。

工廠式農場為了索取大量的牛奶,每年不斷逼迫母牛懷孕,違背自然的產奶方式,美國到現在還可以施打生長激素(雌激素、黃體激素、催乳激素、睪丸激素),使牠們的奶水對人類不是很健康,而台灣為了統一生產牛奶,還是會施打合格的發情同期化激素。

在很久以前的農夫就發現,給成年母牛餵食含膽固醇的肉、奶、蛋,可以生產較多的牛奶。畜牧業開始會收購內臟、車禍動物、安樂死動物等肉類來源,然後輾碎烹煮,混和在玉米、小麥中等廉價穀物當作高營養價值飼料,我們幫孕婦準備的月子餐都沒有這麼「豐盛」。

直到美國食品暨藥物管理局執行禁令,防止狂牛症疫情擴大,這個糟糕的問題才大幅減少,但不能保證沒人還會偷偷加工。

小牛的命運

看到呱呱墜地的小生命,你會覺得可愛拍照分享,還是讓牠與母親多相處感受那溫暖的畫面?很可惜小牛待的越久,就會浪費母牛可以銷售的奶,所以很快就會被迫分離。而母牛絕對清楚,無數侵犯和拘禁牠們的那雙手,不可能會善待牠的孩子,當下心裡絕對感到悲傷、憂鬱、痛苦與恐懼。

如果小牛的性別是雌性,那牠將會在原農場繼續長大,表面上的待遇有吹電風扇、不定時灑水消暑、擁有舒適的牛棚,其實是準備替牠們的母親「繼承工作」,野生小母牛需要三到五年才準備懷孕,而農場小牛往往更早當小媽媽。

母牛受孕的方式是以人的手臂當作公牛生殖器,順勢再插入手臂等長的精子槍開槍。不只母牛被強姦,為了取得精子連公牛都得被性侵害,一生見不到伴侶更見不到孩子,種牛直到精疲力盡就被當肉牛處理。(下面影片有噁心畫面如有不適慎點,可開啟字幕並獨立思考閱讀內容。)

只要市場有肉的需求,兩種性別的小牛都可能淪為肉商的高級食品,公牛也許會有「特別待遇」,被帶到飼養場刻意增肥,下一秒就會出現在招牌菜單裡。

牛奶的真正成分

動物屍體的毒素、吸乳器造成乳腺炎的膿汁、廉價穀物殘留的重金屬與殺蟲劑,上面提過人為添加的化學物質,都有可能累積在牛奶當中,原因是牛奶、牛油、起司這些乳製品富含大量的脂肪,而毒素就容易依附在脂肪身上。

長久以來,廣告業者就把牛奶營造成百般優點,小孩長高需要牛奶,老人補充防止骨骼疏鬆。牛奶的含鈣量的確很多,但值得思考的是含量高不代表鈣質吸收率也高,牛奶與豆類的鈣質吸收率約30%左右,青花菜、秋葵、甘藍(高麗菜)的鈣質吸收率都高達50%-60%,富含鈣質的菠菜在川燙去掉阻礙鈣質吸收的草酸後,一樣能代替牛奶補充鈣質。

我們在希臘式優格的文章有提到,牛奶的蛋白質有80%是笨重堅固的酪蛋白,人類分解它的效率很慢,所以才能長時間給我們飽足感,殊不知酪蛋白用來建造小牛的細胞組織才是完美的成分。

我們憑甚麼搶別人的奶來喝?

有些業者表示小牛兩個月就會斷奶,母牛剩下的牛奶綽綽有餘可以供人類使用。甚至還說,孕婦漲乳也會感到不舒服,所以幫忙擠奶可以減少乳房持續脹大,讓牛隻比較舒服。

科學家與部分營養師的焦點,都在研究牛奶不會致癌與發炎議題,即使牛奶是最優的蛋白質和鈣質來源,他們都為此強調均衡飲食,沒有讓妳去思考牛奶是不是該列入食品名單。

就連聖經有二十節經文都提到,上帝允許我們前往流奶與蜜(蜂蜜)之迦南美地。
參考連結(請服用此篇文章獨立思考):聖經中的一塊地《十》食物─奶與蜜

所有作為哺乳類母親,都是單純替新生代貢獻這份母愛,任何人都不該利用這點作為消費手段。畜牧業者、科學家、營養學家、神學家都在合理支持這份偷奶產業,種下剝削和消費動物的文化,以往真的很難改變…

我的行動與感想

光過去對動物造成成堆的傷害,不公平也數不清了,減緩甚至拒絕消費動物,才是我們現在的回家作業。目前豆類就是補充蛋白質最好的替代方案,我的早餐都會加嫩豆腐到我的隔夜燕麥中,去印尼店可以買黃豆發酵的天貝來料理,發酵給的好處在韓式泡菜那篇有提到,我還會買板豆腐配上薑黃粉做成素炒蛋,而且往後將會更常食用它們。

既不想支持大企業,也許會特地支持草飼養的小酪農,但另一個問題是,產出的牛奶到你的手中,還得要確定沒有外界細菌汙染,小酪農能不能把關這也是個問題,說到最後,我們是否又忽視乳牛們的權益呢?

點圖片前往博客來閱讀!

如果對文章內容有問題,歡迎在底下留言讓我知道 =)

喜歡的話可以按分享按鈕,讓更多人看見我的文章。

還沒訂閱的朋友們,記得在下方電子報填入信箱,好收到我最新文章的通知。

在〈“不可告人的環境汙染與企業陰謀,酪農業與牛奶(上)”〉中有 8 則留言

  1. 餵食動物屍體給牛當飼料也太糟糕了,如果真的是這樣可能以後不敢喝牛奶了@@ 多吃有鈣質的菠菜可能更好!

    小時候好像是喝配方奶長大(我是沒有母乳喝的孩子)小嬰兒喝牛奶是不是也不好呢?

  2. 有時候深入這個世界就會發現很多很恐怖的事,
    要不要喝牛奶真的是一個爭論不休的話題阿…
    不過還好 我比較喜歡喝豆漿XD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